花月夜宵

如果撞梗全算我抄

【轰出】 スカートの男の子は(现代paro)

        前排预警
  
  女装轰,女装绿谷,并且绿谷出久是轰的女装设计师。

  感觉黑了轰妈,_(:з)∠)_我对不起轰妈。
  
  本文政治正确,宣扬性别平等。
  
  没有个性的现代pa,轰家只有轰和他姐姐两个孩子。
  
        写的像百合文……

  前排科普
  
  一种叫做“5α还原酶缺乏症”的遗传病,就是14岁以前表现为“男性假两性畸形”,会被当做女孩子。但是这种病在14岁的时候,人体会重新产生5α还原酶,丁丁重新生长,虽然迟来但是丝毫不影响质量。
  
  以上一定要看!接下来是正文!
  

  【见面】
  
  轰焦冻穿着绀色的op(带袖子的lolita),柄图是北美红雀还有百合花红玫瑰,这不是市面上流通的小裙子。配套的边夹夹在左边,遮住了烫伤的疤痕。豆沙色的口红,红色的眼影,恰到好处的腮红,加上挡住喉结的蕾丝的颈链,真是一个乖巧的女孩子。
  
  这个“女孩子”在地铁站口,时不时地看着手表。
  
  他在等一个人,是他在网上认识的,是他专属的lolita设计师。
  
  “那个……”一个绿色卷发的“少女”涨红着脸,看着眼前的“女孩子”,“请问你是todo吗?”
  
  “是啊,我叫轰焦冻。”轰焦冻打量着眼前的绿谷出久,蓝白色格子的短袖op和配套蝴蝶结kc,柄图是各种各样的蛋糕,白色的吊带丝袜,白底蓝花纹的高跟鞋,清新的妆容和小裙子搭配地相得益彰。
  
  可爱,想日。
  
  轰焦冻忍不住伸手,摸了摸那毛绒绒的头。绿谷出久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着火了,哪怕知道眼前的人其实是个男生。
  
  “轰君,”绿谷笑着说:“我叫绿谷出久。”
  
  真是个天使!
  
  “现在到饭点了,我们先去吃饭吧?”轰焦冻恋恋不舍的收回了手,柔软的触感真是让他欲罢不能,“我带你去个好地方,那家店超好吃的,我们边吃边详谈。”
  
  “嗯。”绿谷出久盯着轰焦冻,他颈链上坠下来的银饰衬托着他白皙的皮肤。
  
  好漂亮,真是犯规了。
  
  店离地铁很近,他们很快就到了。
  
  【初逢】

  他还记得那个时候,他刚刚14岁,虽然说他因为病症,发育的比较迟,但是身上的男性特征也已经比较明显了,衣柜里的裙子也穿不下去了。
  
  自从知道他其实男孩子之后,轰家从来没有在金钱上吝啬过。
  
  他翻着网页,突然一张设计稿,重击了他的心灵。跳脱却有意外相融的红蓝白三色配色,日出海洋为主题的柄图,有一种温暖的感觉,满是少女心的明丽和天真。繁复的蕾丝边,可爱的蝴蝶结,还有那个配套的kc。
  
  这个设计稿的下面还有一张柄图,主题是王尔德的夜莺与玫瑰,明明是红黑色的色调,却意外的,让人不觉得那么黑暗,在一片黑暗之中,仿佛有一份希望在破土发芽。
  
  轰焦冻当即联系了这个设计者,也就是绿谷出久。
  
  “那太感谢您的喜欢了。”这两张柄图是绿谷出久第一次设计的。
  
  “有卖给哪家店吗?”轰焦冻问道,“哪家店买了,我就去哪家店订购。”
  
  “啊,那真是抱歉呢,”绿谷出久不好意思的打字,“鄙人画的柄图还没有店家来收呢。”
  
  “那么可以卖给我吗?”轰焦冻心里盘算着打算买下来做独款。
  
  “诶???”绿谷出久有点惊讶,“您是店家吗?”
  
  “不是,是私人,我想买下来,自己找专门的厂家做一件的独款。”轰焦冻,继续吹道,“您画的设计可我真的是特别喜欢呢!”
  
  “我有认识的裁缝,我自己会手绘花纹,你买断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人做。”
  
  “那真是拜托了。”
  
  绿谷出久看着眼前的三围数据有点惊讶,看来是一个平胸的高挑妹子呢。
  
  【发展】
  
  一年下来,一来二去,绿谷出久与轰焦冻到底也算得上是相识了。
  
  他们的交流也不仅限于服装。
  
  一个设计的柄图与构想可以完美交流,艺术与灵魂完美碰撞。
  
  一个原本内心郁结,在交流下逐渐向绿谷敞开心扉。
  
  “deku真是一个温柔的人,天使般的女孩子呢,真的好像娶回家。”
  
  “todo,我是男孩子啦,温柔又不是仅限于女孩子哦。轰君是男孩子女孩子?”
  
  轰焦冻看到这句话愣了一下,不是很理解绿谷出久,他回到:“你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呢?穿裙子默认都是女孩子吧?”
  
  “啊?这么说todo是女孩子?”绿谷出久回到,“衣服只是装饰人的,不是限定人的,所以即使概率很小我还是不想搞错呢。”
  
  “其实我是男的。”
  
  “………”
  
  “怎么?觉得我是变态吗?”
  
  “不不不,只是有点惊讶,毕竟男性的轮廓普遍比较刚硬,适合穿裙子的比较少。”绿谷怕轰焦冻误会,用今生最快的打字速度秒回。
  
  “那个todo,我有点想看你女装的照片呢……不知道你介不介意,毕竟涉及现实,要是介意就当我没说过。”绿谷出久抱着allmight的枕头,红着脸打字。
  
        啊,自己怎么提了这么冒昧的请求?

  “既然你想看,那就给你看。”不知道出于什么,轰焦冻对于绿谷出久初始的好感度就max了,有一种无言的信任。
  
  轰焦冻随手拍了几张照片发给绿谷出久。
  
  绿谷看着照片千言万语只留下一句:“da……dalao……”
  
  真的是超级可爱呢,粉色的jsk配白色的v领复古蕾丝上衣,露出了雪白的锁骨,裙子上是可爱的草莓和兔子,轰君半百半红的长发柔顺的搭在肩膀上,蝴蝶结的kc是如此的适合他。仔细看看很意外的喉结很小,如果不是他亲口说他是男生,他都不相信呢。
  
  “看了我的照片,那么deku呢?”轰焦冻挺好奇的,这么温柔的人会是什么样子。
  
  “我很丑的,照片就算了吧?”
  
  “要礼尚往来哦。”
  
  绿谷看着手机想了想,走到工作台拍照,因为工作台的光线比较好。
  
  “很可爱呢,一点都不丑。”轰焦冻看着照片,觉得绿谷脸上的雀斑都意外的温柔。“‘碧空’快做好了?”绿谷把工作台也拍了进去,台子上的蓝色很像他之前买断的op。
  
  “是呢。”绿谷回到,还配了一张碧空半成品的图。
  
  “只有平铺图吗?”轰焦冻起了点坏心思。
  
  “对啊,没有人体架。”
  
  “不是有的吗?”
  
  “???”
  
  “就是你啊,你把‘碧空’穿上让我看看立体效果。”
  
  绿谷出久盯着手机,红着脸把“碧空”穿到身上,心里默念着“顾客就是上帝,顾客就是上帝。”
  
  很羞耻的拍好照片发给轰焦冻后,就把手机扔远,看都不敢看一眼。
  
  “deku穿lolita很合适呢。”轰焦冻毫不犹豫的保存图片,设置为桌面壁纸。
  
  “看起来很可爱的样子,deku要是画个淡妆就更好了。”
  
  绿谷听到轰焦冻的特别提示音,把脸埋在抱枕里不敢面对。
  
  见deku没有秒回,轰焦冻笑瘫在沙发上,果然是害羞了呢。紧接着发了几个化妆的初始教程给绿谷出久,并且说:“deku可以试试多穿lolita,画个妆。”
  
  绿谷终于鼓起勇气看了消息,点开视频后发现化妆po主都是男性,他感觉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了。
  
  几天后,“todo,我‘碧空’做好了,给你寄过来?”
  
  “ớ ₃ờ,碧空就送你好了,感觉你穿比我合适。”轰秒回,还恶趣味的发了个颜文字。
  
  “诶???”
  
  “(*´╰╯`๓)♬然后穿上它,我们来个面基吧!”轰焦冻又补到,“当做我把‘碧空’送给你的代价吧!”

  诶???我可以拒绝吗?但是可能出于对轰焦冻莫名的好感,他并没有出口拒绝。

  【进展】

  转会到面基的时候。他们很快走到了饭店,并且在一个已经预定的双人包间。

  “你没有吃过这家店吧?我帮你点菜好了,有什么忌口的吗?”轰焦冻拿着菜单,笑看着绿谷出久。
  
  绿谷低着头,不安的拽着裙摆:“麻烦轰君了,我没有什么忌口的。”
  
  轰摇铃叫来了服务员:“一份鹅肝,一份葱香干贝海参,一份藤椒焖羊腿,一份黑椒菲力,一份奶油蘑菇汤,一份,一份可可马卡龙,一份柠檬卡特卡,再来一份舒芙蕾草莓卷,顺便再开一瓶8年的新古堡红酒。”
  
  “让轰君这样破费了。”绿谷听听菜单就知道不便宜。
  
  “不算什么,”轰焦冻喝了一口冰柠檬水,“这家店其实挺便宜的,一道菜一日元。”
  
  “噗嗤,轰君真会开玩笑。”
  
  “哪里哪里,我说的是实话。”轰焦冻托腮看着绿谷出久,可能目光太过炽热,绿谷低下了头。
  
  无言间空气僵硬了两秒,“那个……”两个人同时开口“你先说。”
  
  “绿谷先说吧。”还是轰焦冻快了一步。
  
  “那个……可能有点冒犯……”绿谷犹豫了一下,“轰君你脸上的伤痕是怎么弄去的?”
  
  可能有点意外绿谷出久问的这么直接,轰焦冻有点没反应过来。
  
  “要是介意就……”
  
  “是绿谷的话,就完全没有关系,”轰焦冻打断了绿谷出久的话:“你不管问什么我都会回答你,哪怕是我今天内裤的颜色、款式。”
  
  听到略带点黄色的玩笑绿谷更加害羞了,轰看着红着脸的绿谷,内心的恶趣味得到满足。
  
  他开始叙述过去。
  
  【初始】
  
  “先生,是个女孩。”
    
  轰炎司在产房门口等了好久,这是他的第二个孩子,因为他们家第一胎是个女儿,女儿又怎么能继承家业呢?

  “先生要去育婴室看一下孩子,还是先去看夫人?”护士好心地问到。
  
  “不用了,”轰炎司看了看手表,“我赶时间。”说完他毫不留情地离开了医院。白费自己等了这么久。
  
  轰太太醒来后,听到轰焦冻是女孩,大哭了起来。自己是高龄产妇,拼命生二胎就是希望能是个男孩,让丈夫回心转意。可是自己肚子不争气,是个女孩。
  
  护士把轰焦冻抱到她面前,她看着轰焦冻半红半白的头发,无端的怨恨发芽滋长。
  
  【怨恨】
  
  女孩,为什么是个女孩……
  
  轰焦冻趴在地上,艰难的拼读着幼儿读物。
  
     如果是个男孩就好了,轰司炎这三年,很少回家,如果焦冻是个男孩,轰司炎肯定就不会在外面花天酒地了。
  
  “妈妈,这个……”轰焦冻的声音让她回过神来,“这个字怎么读啊?”
  
  她看了看幼儿读物,笑着说:“这个字念‘久’。”
  
  “麻麻真厉害!”轰焦冻用闪亮亮的崇拜的眼睛看着妈妈。
  
  她笑的更灿烂了,只是没有人知道她的笑是不是由心的。
  
  【疯狂】
  
  轰焦冻很口渴,她穿着睡裙下楼到厨房找水喝。
  
  “妈妈,炎司在外面找了好多女人,这五年,他外面的一个女人给他生了个私生女……”焦冻的母亲正在打电话,“你也知道,我生了焦冻以后,伤了身子,不能再生了。而且焦冻……焦冻是女孩……看着她的脸我就觉得很难受。”
  
  “妈妈……”焦冻看着厨房里正在烧水的母亲,唤出了声。
  
  “啊!”轰太太惊呼一声,这时刚好水壶烧开了,她提起水壶……… 
  
  【戏剧】
 
  自己的人生真的是个笑话呢。
  
  轰焦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半红半白的齐肩发,女性的出生证明。
  
  五岁时发生那叫事情后,自己就很努力,不论文化课体育课,她只想证明自己就算是个女孩,也不比任何男孩差上一等。
  
  她喜欢的衣服都是中性风格。可是轰炎司说“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样子”,然后叫保姆把她中性风格衣服都扔了,并且让保姆给她买了很多裙子塞到柜子里,她看都没有看一眼。
  
  可是,她,不,是他,今天医院证明下来,告诉他,其实他是男性。
 
  【反差】
  
  “焦冻,你怎么穿裙子?”轰炎司有点生气,“你是个男孩子,男孩子怎么能穿裙子?男孩子就要有男孩子的样子。”
  
  “这些不都是你叫保姆买的吗?”
  
  “过两天你要睡到隔壁去,你的房间要重新刷漆。”轰炎司只好转移话题,盘算着什么时候把轰焦冻衣柜里的裙子扔了,再去买点男装回来,“粉色的房间不适合男孩子,给你改成白色。”
  
  “呵呵,”轰焦冻敷衍到:“你开心就好。”
  
  【悖逆】
  
  轰焦冻其实对于女装并不是很执着,只是他穿女装的时候,轰炎司的表情会变得很有趣。
  
  因为这两年轰炎司的小情人没有再怀孕,他去医院一查发现是自己的精子活性不够,要治好还要很多时间,就在他发愁的时候,现实居然告诉他,自己当年嫌弃的女孩子其实是男的。
  
  真是“山穷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,只是之前14年的教育,让焦冻喜欢穿女装。没事,反正有吊就好,穿女装什么的可以纠正过来的。
  
  轰焦冻对于他的想法嗤之以鼻,他就是喜欢看轰炎司吃瘪的样子,况且他爱穿什么就穿什么,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自由。
  
  【阳光】
  
  “好了,我说完了。”轰焦冻讲述的很快,却又很详细。
  
  “真是过分!”绿谷听完,义愤填膺地说到:“就算是女孩子又怎么了?女孩又不是比男孩弱智,依靠性别来判断一个人的是最傻逼的人。何况什么‘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样子’性别固化的太严重了吧?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样子,为什么一定要用性别来定义?”
  
  “没办法,多个二两肉能顶起家业。而且他那腐朽的思想早已深入他的骨髓。在母亲结婚之后,就辞去工作,说什么好女人就应该相夫教子。”轰焦冻嘲讽到,“结果她换来了什么?我父亲的不闻不问。如果不是我十四岁那年天降意外,他只会想着怎么再造一个儿子,并且用我和我姐姐的婚姻,给他的宝贝儿子铺路。”

  “你姐姐也是一个可怜人呢……对了,轰君,其实我感觉你穿男装也会很好看。”绿谷提议到,“你为什么不日常穿呢?”
  
  “我不想让我父亲称心如意。”轰焦冻看着窗外的景色,“他只是想要他定义的男性继承人。”
  
  “可是你这样也很蠢啊?性别不框定灵魂,别人的想法也不是拿来让你作茧自缚的,要做,就要做自己喜欢,自己想要的自己。他也是你父亲,不要被过去困住自己,他能成为no.2的富豪,那他也有着自己的过人之处,还有人脉。接受他的一切也不代表着放下过去,但是,请你,千万不要用过去来逃避。”
  
  “你怎么哭了?”绿谷把话说完,拿起手巾去擦拭轰眼角的泪水,刚触碰到眼角的瞬间,轰握住了他伸出去的手。轰直视着绿谷,暧昧的气氛在狭小的空间内弥漫。绿谷笑了一下,把手抽出来,继续帮轰焦冻擦去眼角的泪珠后,坐会位置上。
  
  【爱恋】
  
  刚好侍者进来了,端上了开好的红酒、蘑菇汤还有羊肩排。
  
  轰拿起刀叉,耍帅似的转了一圈才去切羊肩排,切下一块肉后,还细心地吹了两口气,送到绿谷出久嘴边:“藤椒的羊肩排很香的,这家店的羊肉也是比较优质的。”
  
  绿谷就着轰焦冻的叉子吃下了羊肉,细细品味后:“羊肉煎的恰到好处,外焦里嫩,里面嫩的仿佛有水,藤椒很香,去了羊肉的腥味。”
  
  两个人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地分享完了所有的热食,并且各喝了一杯红酒。
  
  饭后两个人在位置上没有动,桌上的空盘都被收拾掉了,他们聊着一件jsk的设计稿,绿谷拿出的纸笔,在纸上比划着设计,为了方便观看,轰焦冻和绿谷出久坐到了一边。或许是光线太过暧昧,也或许是绿谷的嘴唇因为刚吃过肉食而很红艳,又或许是绿谷的四个雀斑,很可爱。轰焦冻看着绿谷,情不自禁的吻了下去。
  
  原先只是亲吻,轰焦冻按住绿谷的头加深了这个吻,他的舌尖抵开牙齿,造访美味的软肉,这一切都是这么的顺理成章。
  
  本来轰焦冻并不想停止舌吻,但是他发现绿谷出久在深吻的时候,遗忘了怎么呼吸,只能用拳头轻轻地锤他,以求他放过自己。
  
  轰焦冻退开,看着低头的绿谷出久,抱了上去,把头架在他的肩膀上,在他耳边呢喃道,“绿谷出久做我的男朋友吧。”
  
  “轰……轰君……”绿谷细声道,“太……太近了。”
  
  “你答应吗?你不答应我就不松手。”轰焦冻为了自己能够追到男朋友,开始耍流氓。
  
  “嗯……”绿谷很轻地应了一声。
  
  “你说什么?我没听见。”
  
  “轰君……我也喜欢你。”绿谷出久闭着眼睛说完了这句话。
  
  “叫焦冻。”说完他松开手,再次吻了绿谷。
  
  —END—

偏爱卡文,因为百粉群里点了文,偏爱停两天_(:з)∠)_

【轰出胜】劳斯莱斯

轰出/胜出
三人行黑车
写车写到ooc系列
有s/m情节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41015022855553

群里接龙产物,1.2w字的劳斯莱斯,感谢群里的小伙伴提前交卷。
@碧落碧螺春  @夜空  @动物园园长  @若何一定会回来的  @狐狸桐_对小久混乱邪恶   @神烦鱼子君  【果咩刚刚艾特错了】

【轰出胜】偏爱 03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40799574024213
本章修罗场,轰出胜出一半一半,辣鸡作者写完没监察,诶_(:з)∠)_。
顺便,15号下午/晚上发群里接龙车,大概5000+吧?只多不少。
大家快来群里玩啊!大三角的群!!
手机链接见评论!怕和谐_(:з)∠)_感觉文风变得黄/暴了?

【轰出胜】偏爱02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40598771746100

手机版见评论

辣鸡老福特吞我车!好气哦!
本章胜出车,轰总打酱油!

【轰出胜】 偏爱 01

大三角!!!
轰出/胜出一半一半!
有ntr情节!
cp洁癖勿入!!

看着轰焦冻和绿谷出久两个人在食堂卿卿我我地互相投喂,爆豪把手中的冰雪碧一饮而尽,轻松地捏成饼状抛入靠近绿谷那边的垃圾桶。

绿谷看了他一眼,又把注意力转向了轰焦冻。

刚在一起的情侣都恨不得变成连体婴儿吗?

“嘁……”爆豪拿起餐盘起身离开。

“爆豪君,你不吃了吗?”切岛看爆豪的餐盘几乎没动过,好意地问到。

“饱了。”爆豪头也不回得向放置餐盘的车走去。

可能是切岛的声音太大,绿谷的注意力从轰焦冻和他的谈论中转移到了爆豪身上。

“咔酱?”爆豪刚好从绿谷身边经过。

爆豪恶狠狠地看了绿谷一眼,加快脚步离开了食堂。

“今天咔酱好奇怪啊。”绿谷对轰焦冻吐槽到,“他今天怎么了?”

“你关心他这么多干什么?”轰焦冻从自己的碗里夹了一块炸猪排送到绿谷嘴前,“你男朋友是我不是他。”

绿谷吃着炸猪排没有再说话。


放学的铃声响起,爆豪把桌子上的东西猛的塞进书包就离开了教室。

“饭田君,丽日君,今天我不和你们回去了。”绿谷微红着脸。

“知道了知道了,”丽日打趣到,“毕竟男朋友要紧。”

绿谷笑了笑,脸更红了。

他们牵着手,向着绿谷家的方向走去。

绿谷红着脸,低着头,一路无言。

轰焦冻突然停下了脚步,把绿谷出久带到暗巷里。

“轰…轰同学。”绿谷羞怯地看着轰焦冻近在咫尺的脸,脸红的像西红柿。

“现在还叫轰同学?”轰焦冻左手抵着墙壁,右手微微勾起绿谷出久的脸,吻上了他柔软的唇。

灵巧的舌头扣开牙关,和里面的软肉进行液体交换,绿谷甘甜的津液让轰焦冻更加兴奋,啧啧的水声在暗巷里变得十分明显。

原本拖下巴的右手一路向下,钻进衣服里捏住绿谷出久的红樱,冰个性右手刺激着绿谷的皮肤,肌肤泛起层层颗粒,红樱微微挺立,连着酸软的腿脚,昭示着绿谷的情动。

轰焦冻这时停止了深吻,随着他舌肉的离开,一缕银丝挂在他与他的嘴间。

他低头整理绿谷凌乱的衣服,在绿谷耳边说:“记得喊我焦冻。”

“………是。”轰焦冻的湿热气息让绿谷出久有点失去逻辑能力,思维变得迟缓。

“走吧,”轰焦冻重新牵起绿谷出久的手,“我送你到家门口。”

“嗯…”绿谷轻轻的应了。


爆豪早就回到了家里,他躺在床上,用手捂着眼睛,脑海里全是“废久”的样子。

“咔酱最厉害了!”小时候“废久”。

“你露出了求救的表情。”救他而奋不顾身的“废久”。

明明是我先来的!

明明我是他的幼驯染!

“废久”不就应该跟在他身后一辈子吗?

“爆豪!发短信给绿谷,让他和他妈妈今天晚上过来吃饭!”爆豪太太在楼下喊到。

“死老太婆!你自己不会发短信啊?”爆豪一边这样说,一边编辑好短信发给了绿谷。

绿谷已经回到家里,他蹲在自己的房间,回味着之前在暗巷的吻。

轰同学真坏。

绿谷把头埋进手里,心里碎碎念着“不要想了!不要想了!” 这时短信的提示音响起,绿谷摸出手机看了看。

绿谷整顿好情绪,下楼看见母亲刚刚开始洗菜,“妈,爆豪妈妈今天叫我们过去吃饭。”

“诶?”绿谷太太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“好的我整理一下就去,你告诉他们,我们很快就到了。”

“嗯。”绿谷依言发了短信给爆豪胜己。


爆豪收到短信,大声冲他妈妈喊到,“死老太婆!绿谷说他快过来了!”

“你再喊一遍死老太婆试试?”爆豪太太怒怼爆豪胜己。

“嘁……”爆豪胜己没有再说话,只是盯着手机屏幕上的短信出神。

“我们来了!”绿谷他们15分钟后到了爆豪家门口,爆豪太太热情的邀请他们进来。

“爆豪!绿谷来了你还不下来??!!”

“知道了,知道了!”老太婆真啰嗦,开门声音这么大他又不是聋子。

餐桌上,绿谷出久感到很不自在,爆豪胜己一直盯着自己,目光太强烈他都不好意思抬头。

这家伙的嘴怎么这么红?半边脸混蛋干的?

“嘁…”爆豪移开了视线。

我盯着他干什么?又不是脸上开花!

咔酱又生气了呢。

绿谷有点不知所措。

爆豪太太和绿谷太太饭吃的很开心,她们一边吃一边交流了这两天一起追剧的心得。

“爆豪你洗碗,我和绿谷太太一起出门玩了。”

“绿谷你也帮忙一起洗碗。”

“嘁,一天不打雀牌就手痒吗?”爆豪一边抱怨到一边走到厨房去洗碗。

绿谷也一起和爆豪到了厨房。

哗哗的流水声掩盖了绿谷的不安。

爆豪因为比绿谷高,能轻易的看到绿谷雪白的后颈,还有后颈上浅色的花。【表白成功后轰君留下的,因为时间有点了,所以很淡】

“嘁……”又是那个半边脸混蛋干的吗?

听到爆豪的声音绿谷源于自幼的恐惧,身体变得僵硬。

他机械的转过头,问到“咔酱?你生气了?”

“没有。”爆豪利落的回答,我为什么要生气呢?因为废久?不可能的。

果然是生气了呢,绿谷回过神继续洗碗。

两个人,碗很快就洗好了。

“废久,你去客厅吧,我再把碗消毒一遍。”爆豪打开消毒橱说到。

“嗯,咔酱辛苦了。”绿谷说完转身向客厅走去。

绿谷怎么能这么可爱?

不对废久怎么会可爱呢?

在脑内小剧场的瞬间,一个碗被爆豪撞到了地上。

听到碗碎裂的声音,绿谷急切的回过头看向爆豪胜己。

“嘶……”爆豪已经蹲下身捡碎碗,瓷片锋利的边缘划破了他的指尖,血丝渗出。

“咔酱你没事吧?”绿谷蹲在爆豪面前,拖起他受伤的手,把手指含到嘴里。

看着绿谷担忧的神色,还有指尖感触到的柔软,爆豪胜己本应该放弃的感情,瞬间萌芽生长,滋养了内心的空洞。

“你是故意的吧?”爆豪把手抽离绿谷的口腔,双手抱起绿谷,踏过磁片向楼上的房间走去。

“咔酱?”绿谷陷入懵逼状态。

有一块碎瓷片戳穿了爆豪的鞋底,戳破了他的脚底,但是一走一步的痛觉,让他陷入更深的疯狂,心中无数的声音告诉他,让他占有他,哪怕绿谷不喜欢他。

因为,废久只能是他的废久。

😂原太太觉得cp感不够没打双龙组tag,转载造福诸君

犬川咏裡:

太幾兒醜了 一張廢稿
不知道啥時候才能畫出有眼看的東西來
世紀瓶頸期 表情如p2


大三角,大概维尤会互相关注?维克托回来之前,勇利虽然和尤里在一起但是一直对尤里说“对不起我不能给你完整的爱。”但是尤里因为维克托已经死了对勇利只有心疼,虽然会吃点醋什么的。维克托回来后尤里基本上开暴走模式,奥总作为朋友会给尤里鼓励什么的。最后开三角就有很多梗好浪。勇利和维克托电话play一半尤里回来;在俄罗斯坐在两个名字相同的人中间许愿会很灵。

我滑已经首卷6.2!!!次周1.2!!!这还是先行!!!

woc!!!我滑首卷初动5W!!我前两天还在担心!!首卷不能破壁!!!woc!!!我小滑冰逆天!!make history!!!history makers!!!!!

占tag抱歉,写了六个梗,不知道有没有撞梗什么的。想看的在下面回复数字。如果撞梗请私信我。如果觉得我的梗有趣,想写的也可以私我……毕竟懒,不可能全写完六个梗。